当前位置:主页 > 要闻 > 正文
对话“最感人全家福”家人
来源:北京青年报作者:洞察网2018-04-13 17:09:33

                                 “最感人全家福”图片来源:北京青年报

近日,一张来自警察家庭的“最感人全家福”引起很多人关注,照片中,一对老两口身边的两把椅子上,摆放着两件他们已经牺牲的儿子和女婿生前穿过的警服,他们身后,站着的是老两口的女儿、儿媳和孙女、外孙女。而已经70岁的张建民是这张全家福中唯一的男人。很多网友看到这张特殊的全家福后表示让人“泪目”。

警察儿子抓捕嫌犯时遇车祸

张建民是山东临沂张沙兰村的一名普通农民,张福运是他唯一的儿子,张福运牺牲前,是临沂市公安局开发区分局刑侦大队大队长。张建民说,儿子从小很懂事,学习也好,1992年考上山东公安专科学校,毕业后成了一名民警。

“他在我们村人缘很好,大家都特别喜欢他,后来当上了警察,在临沂市区上班,工作比较忙,就比较少回村子了。”张建民说。

而在村民的印象中,张福运是一个典型的山东汉子。“上学的时候他比我大几届,但是因为都在一个村子,我们很熟悉,他性格很好,很开朗,他结婚的时候我们都去了,是一个特别豪爽的人,也是一个非常靠得住的男子汉。”同村村民张成说,“他牺牲的时候我们也都去了他家,当时心里特别难受。”

张福运是2005年在抓捕嫌犯的过程中遭遇车祸不幸牺牲的。当年5月2日晚上10点多,张福运接到同事的电话,报告称一名此前绑架出租车司机的犯罪嫌疑人在一家小旅店内出现,张福运立即乘车赶往现场,可他刚到现场从车上下来,便被一辆经过的面包车撞倒,在送往医院的途中停止了呼吸和心跳。

两年后警察女婿也不幸牺牲

张建民说,知道自己的儿子牺牲时,他和老伴儿觉得天都塌了,之后的很长一段时间,他们都难以接受这样的事实。而不幸却接连发生,2007年,同样做警察的女婿也不幸牺牲。

张建民的女婿诸葛夫贤牺牲前是临沂市公安局河东分局巡警大队民警,2007年,在一次办案后遭遇车祸,也离开了人世。

老两口从没提过特别要求

在遭遇了儿子和女婿先后离世的打击后,张建民的头发几乎全都白了,耳朵的听力也越来越差,而他的老伴儿更是每每想到儿子和女婿的事情就一个人悄悄抹泪。

但是张建民两口子却从来没有想着给儿子或者女婿生前所在的单位添麻烦,甚至很少和周围人提起自己家庭的遭遇。

“他们一家人都是很本分的人,从来没有因为家里牺牲了两个警察而到村委会提过什么特别的要求,我们村子不大,但是很多村民都是过了好多年之后,才知道他们家里遭遇了这么大的不幸。”张沙兰村村支书张省元说。

“我们不希望给别人添太多麻烦”

今年清明节期间,张福运和诸葛夫贤生前的战友和往年一样来到张沙兰村看望张建民夫妇,其间他们提出来想给这一家人拍一张全家福,张建民便从家里的衣柜中拿出了儿子和女婿的警服摆在了前排的椅子上,于是,便有了那张让很多网友“泪目”的全家福。

“儿子和女婿走后,他们的警服一直被挂在衣柜里,拍照的时候,儿子胸前的警号牌找不到了,就用女婿的代替了,所以照片上两件警服上的警号都是一样的。”张建民说。

张建民并没有想到自己一家人的照片会在网上引起这么大的关注,“听儿子和女婿生前的战友说,我们临沂这些年牺牲的警察有几十位,我儿子和女婿是其中的两位,像我们这样的家庭,其实还有很多,所以我们也不希望给别人添太多麻烦。”他说。

“看了这张照片,真的觉得很心疼,看得我流泪了。白发人送黑发人,实在是世间最让人难过的事情,希望这一家人能够在以后的生活中不再遇到挫折,而对于更多的人而言,希望他们能够知道,我们的生活背后,是有多少像这样的家庭在默默付出。”一位网友留言说。

对话

父亲:他们牺牲后,警服一直挂在衣柜里

儿子张福运的墓地就在张沙兰村,距离张建民老两口现在住的地方只有不到1000米的距离,偶尔闲暇,张建民就会骑着电动车来儿子的坟前坐上一会儿。但是他很少让老伴儿跟着一起来,“她身体不好,而且一去就会哭。”

北青报:在您的印象里,儿子是一个什么样的人?

张建民:儿子从小很听话,比较懂事也比较正直,我们生活在乡下,他刚刚几岁的时候就会帮着家里干活,上学以后成绩也不错,之后就考上了公安学校,毕业后做了警察。

儿子曾经和我聊过,说当警察以后也没给家里赚什么大钱,都是一个月1000多元的死工资,挺过意不去的。他也说有人曾经想办事给他送过钱,都让他拒绝了,我知道儿子是什么样的人,但是还会提醒他那样的钱绝对不能拿。

北青报:儿子做了警察以后有什么变化?

张建民:最大的变化就是变忙了,儿子工作以后去临沂市区居住了,那里距离我们老家只有10多分钟的车程,但是他工作以后有的时候连着几个月都见不到人,有时候到了周末,也只有儿媳妇回来,而儿子却因为在加班赶不过来。

北青报:儿子牺牲后两年女婿也牺牲了,您后悔过让儿子当警察,又让女儿也嫁给了警察吗?

张建民:这都是他们自己的选择,儿子和女婿我都了解,他们都是从小就希望做警察的,我并没有后悔让儿子去做警察,能够从事他所热爱的职业,其实也是满足了他自己的心愿。他们牺牲后,警服都一直挂在我和老伴儿的衣柜里,已经很多年了,想他们的时候就拿出来看看。

北青报:儿子和女婿离开后,家人现在的生活怎么样?

张建民:儿子和女婿生前的同学还有战友经常会到家里来看望我们,他们有时候会硬留一些钱,我都在本子上记着,儿子和女婿生前的单位还会发放一些抚恤金。我和老伴儿身体现在都不太好,但是我还是会隔三差五帮人做活,主要是附近有人家里需要盖房子的话,去做一些泥瓦工的活儿,再就是种种地,贴补一些家用。

女儿和儿媳妇现在生活得也还好,孙女去年刚考上大学,外孙女正在上高二,她们父亲走的时候,这两个孩子才几岁,所以现在有时候她们过来,我也会给她们讲讲她们父亲以前的事儿。我有时候还是会想起儿子和女婿,想起来时也会有些难受,但是生活还得继续,我们一家人会认真过好以后的日子,也希望关心我们的人能够放心。

[责任编辑:linlin]